04 May 2006

野蛮人?!粗人?!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称呼其他人,希望是最后一次……

我放工挤巴士回家,站在司机的旁边,带着耳机听着五月天的歌。巴士上真的很多人,我和一小群的女生站在前面……

巴士都会驶在左手边的车道,这是基本常识。

就当巴士要到右手边的车到时,一辆深灰色的Wira从左边的空际硬闯。当时的巴士还没办法完全转到右手边的车道,就在那么狭小的空际,那Wira的边镜撞倒了巴士。那Wira响起他的警笛,但依然还没减少车速,反而还想超前巴士。终于在没办法的情况下,他退却了。然而,当巴士转到较右手边的车到时,Wira抄到巴士前然后伸手橱窗外,打手势要巴士停到路旁,巴士司机还以手势告知他可以写投诉报告给巴士公司。忽出意料的,Wira突然停下来(巴士当然也得停下来),Wira的司机一下来就拿了东西往巴士奋力一丢,巴士司机前的玻璃应声规裂,当时巴士里的乘客都吓着了,没想到那人会这样!当我还以为这样就结束时,那人回到他的车里拿了东西,走到巴士司机旁用力敲打巴士司机旁的玻璃窗!玻璃窗并没破,它和前方玻璃一样严重规裂。


这时候巴士后方有好几个马来青年以自行打开后门下车,站在路旁的行人道,打算在左手的车道没车时,就会过来着车到殴打那人。巴士里有位马来中年乘客也冲到前方来要司机打开前门,要下车去和那人“理论”。就在这时候,那人竟然再次奋力将他手上的东西丢向前方玻璃!这次由于他和玻璃的距离较近,玻璃不再是出现先前的规裂,而是出现像凝聚一起的雪花那样裂相,那样的裂相好像轻轻一碰就会散掉的裂痕然我们前方的乘客马上警觉转身背向玻璃,深怕玻璃碎片会伤及我们。我们转身后,又听到了一声玻璃撞击的声音。我用手护着头,往后头瞄了一眼。天啊!此刻我是如此的感谢发明给巴士用的强化玻璃镜的伟大人士(虽然我一点也没兴趣要知道他是谁)。玻璃碎片洒在司机身上,但确幸的是他没有受伤,一点刮伤也没有。玻璃镜呈现出另一个凝结的雪花图案……玻璃明显的向内凸进来,但依然破。

那人走向自己的车,进车前还回头看一眼……他调整了边镜后就驾车走了(他的车一点损伤也没有!!)。下了巴士的马来人上回巴士,司机冷静地抄下那车的注册号码,然后继续开巴士。那很激动的马来中年还是很生气,愤愤地说如果司机打开门的话,那人可会被全巴士的人给打死哦……然后继续念念有词的说下去……

我还是听着我的歌,饿着我的肚子。狠敲得下一首歌就是五月天的“晚安 地球人”,听到阿信唱着那歌词:拿着字典一页页的翻 找不到的字 是不是爱

“呵,正巧,找不到的字,就是爱……”

当下我是那样想的……
文明社会还有酱的人?!开什么玩笑!!太过分了!
事后细想,整件事给我的感觉就是:讽刺……
我再也不敢说我活在文明的社会里,这种自打嘴巴的说法我再也不会说……

3 comments:

cool lounge said...

这是发生在昨天03 05 2006。
除了那野蛮人让我留下深刻印象外,还有就是那位巴士司机……

他的冷静态度很令我佩服,在那情况下,我已经吓得忘了该记那车的车牌,还有几个女生大汉叫司机开门让她下去……他的冷静……真是让我佩服啊!!

laney said...

什么世界啊!!!
那个人神经病的..!!
还~
凡事要小心啦......
现在路霸很多......
希望那个笨蛋早日受到他的报应..!!

Anonymous said...

Really amazing! Useful information. All the best.
»